土工膜防渗堆石坝应用发展缓慢的原因

我国膜防渗加固仅限于土石坝,鲜见混凝土坝;新建大型工程面膜防渗结构很少用于高坝工程中,多见高围堰工程中。膜防渗堆石坝多数为30m以下的低坝,从1990s上半叶的坝高36m至2000s下半叶的坝高56m,从小流域小支流走向大江大河,从大型工程的围堰到大型工程的大坝,花了约20年时间。总体而言,我国膜防渗堆石坝起步较早,发展滞缓,梳理主要影响因素如下:

0.5mm黑色hdpe土工膜

a.缺乏国际交流的外部环境。同样兴起于1980s的钢筋混凝土堆石坝和碾压混凝土坝在我国发展迅猛,筑坝高度和筑坝技术已处于国际领先地位,其中也得益于频繁而深入的国际技术交流。而膜防渗高土石坝技术,一些国外承包商申请了专利保护,从材料供应、结构设计、施工建造实行一条龙承包,具体的技术与建造经验不作交流,只作一般的报道。

b.缺乏自主研发的内部动力。在缺少深入国际交流的背景下,需要从材料的细观结构、宏观特性、制造工艺、工程设计方法、施工工艺等方面对高分子聚合物土工膜进行全方位的认知和掌握,在国内知识产权保护机制尚在完善的背景下,欠缺自主研发的动力。

c.缺乏规范的适时认可。早期水库大坝膜防渗工程不多,工程经验积累不足,相关设计规范作出“3级低坝经过论证可采用土工膜防渗体坝”的规定可以理解,而在一些大型工程相继突破规范建成且运行正常的情况下仍长期维持苛刻的规定条款,客观上滞缓了我国土工膜防渗工程的发展。